你永远无法在一条错误的跑道上追求终点。

一起做个小游戏吧,准备一张白纸,一支笔,然后让自己处在一个尽可能安静的环境。随着自己的内心,在纸上写下你想要的一切,可以是金钱、名誉、限量包包、豪车别墅,家人团聚…总之你想要的一切都写下来。然后开始一个一个问自己,如果有了它我明天就去死我愿意吗?如果不愿意就划掉它。直到最后剩下的那个,就是你真正想要的。

当然也有人到最后纸上什么都没剩下,那么你最想要的也许就是活着本身。

也许大家都熟悉这样一个故事:

一个记者到一个山村里采访, 路上遇到一放羊的小孩, 上去问:“小朋友,你在做什么呀!”
小孩:“放羊”
记者:“放羊做什么呀”
小孩:“放羊卖钱”
记者:“那,卖钱做什么呀”
小孩:“娶老婆呐”
记者:“娶老婆做什么呀”
小孩:“生孩子呀”
记者:“那生孩子又做什么呀”
小孩:“还放羊”
记者无语…….

初读这个故事的时候,我们哈哈一笑,笑着笑着,突然笑不起来了…

我们读书为了干什么?
高考。
高考了干什么?
读大学。
读大学干什么?
找工作。
找工作干什么?
赚钱。
赚钱干什么?
买房子。
买房子干什么?
娶老婆。
娶老婆了干什么?
生孩子。
生孩子干什么?
教他读书。高考。读大学。找工作。赚钱。买房。娶老婆。生孩子……

活着的意义是什么?有很多人很早就开始探寻这个答案,而有些人一辈子都不曾思考过这个问题。我是高考结束后开始思考这个问题的,那时知道自己和一心向往的清华北大无缘,继而思考起人生来,和当时才10岁的弟弟聊起人生的意义,我问他:“你觉的活着是为了什么呢?”。他当然没有回答我,十几年后,他告诉我,自从我问了他这个问题后,他一个暑假都很不开心,经常一个人傻坐在门口想这个问题,而往往越想越绝望。他说起这事时是责怪我的,不该把这么严肃的问题那么早的抛给他。我说:“那么你是更愿意做一个痛苦的哲学家,还是一只快乐的猪呢?”他没有再说什么。

其实,这个问题我不光问了他,还问了父母,当时父母以为我精神失常,吓的召集了家里所有长辈过来开导我,最终以我接受了他们“活着就是一种责任,你活着是要对得起父母,对得起社会”的解释结束了那场不愉快的讨论。此后很长一段时间,我一直以为自己是精神失常了才会思考这个大人闻之色变的问题。

直到我的第一次职场瓶颈期。那是2014年,所在的创业公司遭遇困境,公司接的项目收益几乎无法覆盖我的工资成本,于是我主动提出了辞职,并加入了另一家创业公司,工资翻倍。但是一个半月后,我又一次辞职了,因为和新公司的加班文化格格不入。

那一次是裸辞,我并没有去找下一份工作,我问自己,我要什么?我做了本章最开始的那个游戏,我在一张纸上写满了我想要的,然后一个一个划掉,直到自己满脸泪花,我知道我真正想要的到底是什么。我想要成功,给自己打工的那种成功。

之后的一段时间里,我游走于各个创业分享圈子里,扩充人脉,认识了一群创业者,其中不乏一些有志向也有执行力的,当然也有一些因懒惰不愿意上班而想创业的存在。一个星期后,我就对这样的创业者交流分享会不再感兴趣了,我买了很多书,心理学的,成功学的,又过了一个星期,我把成功学的书全都丢了。最后,我瞄准了一个点,我all in了。

当然,并没有像励志故事里一样,我知道了自己要什么,然后朝着自己想要的方向努力,然后成为了自己想要成为的人。我尝试了,我失败了,我的积蓄很快就烧尽了。我回到了老家,和父母一起生活了2个月的田园生活,完全支配了自己的时间,白天写一些app发布到App Store,傍晚坚持跑步1小时,晚上溜着狗去镇上接妈妈下班。当时每个月会有1000多美金的广告收入进账,在小镇上维持开销是绰绰有余的,然后我问自己,这是我想要的吗?不是!因为那种安逸让我觉的太不踏实了。

于是我又想起高考那年父母长辈给我定义的人生意义,做一个回馈社会的人。我当时想的是,要是能给迷路的下一代一些指引,便是无上的功德了吧,我想成为一个老师。

直到现在,我依然不是一个老师,但我一直在从事教育相关的行业。每当被称作老师的时候,我都倍感亲切。